七佳部落排灣族語稱tjuvecekatan「中央的意思」。其名稱之由來主要是因為祖先地老七佳部落的位置,北到七佳溪、南到力里溪、東到台東縣界、西到平地界址等方位大約等同的距離,為方便管理與統治,多數原住民部落仍延續舊有部落稱呼,因此就按照原來的部落稱呼簡化為tjikatan,直到1949年國民政府遷台,將日治時期的稱呼以閩南發音之音譯命名為「七佳村」。(報導人:高明燦 耆老,報導時間:100.04.11)

七佳部落按照老、舊、新三個聚落形成,以下分別說其所維持之時期與環境:

SKMBT_C25314050509590SKMBT_C25314050509440

一、tjuvecekatan(老七佳)

老七佳位於春日鄉鄉境北端,部落背山面谷正居七佳溪與力里溪之間,北面是南久保山;東依石可見山;西南為力里山,正西方則遠眺林邊溪出海口,天氣晴朗甚至可望見小琉球離島,本部落海拔約為550公尺,其建構範圍坐落為北向向陽波面上,東西約200公尺,南北200公尺。老七佳部落在排灣族部落當中屬於深居山林的舊社,其地形落向西北傾斜之山腹緩坡地,東南為時可見山連綿之山巒、西北則隔七佳溪谷與對岸kuwasa、kuaravu古社相對,背面則遙望力里舊社。

回憶老人家對清朝年代的事蹟,從對清朝的名稱可以了解,當時我們稱清朝的人為(guar-bin)由語意好像是在說我們現在所說的「官兵」一詞。我推測此語也許是從閩南語轉變而來的語言,根據文獻記載在清朝康熙二十三年,七佳部落隸屬於鳳山縣治。

因為當時部落尚有出草的行動,所以漢族與外族都是彼此敵視甚重,不敢輕擾不屬於本族的土地,因此彼此的交流較少。但是部落的族人有時候也是會和漢人貨物交換,將材薪或漢人指定的藥材與日常生活用品如:布匹、米、糖、鹽、等等。行以物易物的方式交易。一般到市集的時間不一定,大約是一個月或更久。清晨約四~五點下山,於是身扛重物無法以較快步伐行進,當時的路線不像現在寬敞道路,需經過崎嶇不平的小徑,驚險萬分的懸岩峭壁,跋涉當中也隨時注意外族的突襲,一路上都很順利,大約在中午時分到達市集。

通常族人早晨在mamazangiljan召集下集體出發,個自將貨物綁綑牢固背負下山,試想如此遙遠的路程,肩又扛著重重的貨物,期艱辛不是我們可以輕易體會的,到了市集(據老人家敘述應該在目前的水底寮)就由mamazangiljan選定位置並將貨物攤開提供人選擇,有時候這種交易並不是很公平,例如:「一擔材薪卻只換得一斤米,甚至漢人瞧不起我們族人就仗勢欺人讓我們懼怕,不能順利得到我們想要的東西,老人家的觀念也許認為在別人的領域勢單力薄,只好忍氣吞聲。」

到交易結束大家都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後,才會整裝回到部落。交易的時間也是很短暫的,必須約在下午三、四點出發回程,此時所負的物品較為輕便,腳程可加快,不需浪費很多時間就可以回到部落。稍事休息後,部落的人們聚集在mamazangiljan的庭院,飲酒歌唱,分配所換得的物品,賓主盡歡到深夜,一天的辛勞也有所回饋。

11072953_1101652233186447_3803778156971197445_o12112155_1116300395048901_5670706158459993412_n

圖片提供者 林偉

二、djukarngan(舊七佳)

依據春日鄉公所50年5月5日春鄉民字第1995號函報屏東縣政府,有關七佳部落移住計畫之理由為:

(一)現住地位居深山距離平地甚遠,人文落後地勢險峻,地質貧脊多係礫質不是耕種,且耕地有限無法擴張生產糧食,實不敷當地居民人口食用。

(二)交通不便據平地甚遠,離鄉公所約24公里以上,僅靠穿岩截山開設小道,連汽、機車等交通工具都不能通行,而每年6月至9月間常因下雨不絕,洪水患漲、交通斷絕而困在深山中生活極苦,當時交通要道僅靠舊七佳與南和村之吊橋。

(三)老七佳部落位居海拔550公尺的高山上,氣候寒冷,而每年六到九月間即有暴風雨,造成房屋損壞甚鉅,實不適於居住。

(四)在政府扶助原住民實施定耕農業促進增長改良農耕方式,依照五年計畫使原住民到平地化政策,並選擇具備移住條件的適地為移住地,以解決原住民經濟上的需求及速達政府施政目標。

屏東縣政府依據其函報之內容轉呈省政府核定,並於50年6月17日省政府民政廳原則准予移住,惟移住地省府指市,應選定山地保留地內安全可靠之適宜地點,因為原計畫內擬建築民房大部分係接近河川地帶,實有不妥之處,於是省府要求縣政府,如確實需使用該原地之河川地,則須由縣政府派技術員詳細勘測重定計畫在報省府核定,並強調在未經核定之前請鄉公所約束民眾不的擅自遷移。當時,族人身居山野,對他們而言早已習以為常,惟政府推行山地住屋改善計畫,雖部分住戶反對,但由於山地交通不便,且與外隔絕,終究同意遷住舊七佳。

DSCN1912DSCN1911